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故》的博客

温故而知新

 
 
 

日志

 
 
关于我

《温故》杂志网易官博

《温故》是历史文化读物。它以今天的视角来追怀与审视过去,并为当下的生存与未来的发展提供一种参照。这就是所谓的“温故而知新”。本书大体上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1)对人类以往生存状态的追怀,(2)对历史的审视与反思,(3)对历史文化遗迹与遗留文本的重温。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中国人走向世界的悲喜剧(连载三)  

2013-03-06 11:5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温故(二十四)
       作者:李佳达

华人可以进天国,但不能进美国?

国内政治的态势已难以挽回,但支持华人移民政策的一方仍然保有最后的筹码,一旦这道防线崩塌,情势便将难以挽回。

1876年的总统大选,执政的共和党以惊险的微弱差距胜选,因此党内有议员向总统施压,要求废除过去签订的中美《蒲安臣条约》,而究竟为什么所有排华分子都视中美《蒲安臣条约》为大敌,非得除之而后快?这道华人的最后防线又有什么玄机?

答案就在《蒲安臣条约》的第五条,其中隐藏着当初美国国务卿威廉·亨利·西华德巧妙的设计,有效筑起了排华人士需要突破的最后一道防线:“大清国与大美国 切念人民前往各国,或愿常驻入籍,或随时来往,总听其自便,不得禁阻为是。现在两国人民互相来往或游历或贸易或久居,得以自由,方有利益。”      

重点正是“听其自便,不得禁阻”这八个字。签约当时由于美国急需便宜的劳动力开发西部,西华德经过盘算后,发现华工移民政策有两个最大的阻力,第一是中国 当时执行的海禁制度,第二就是美国加州蠢蠢欲动的排华势力。由于美国宪法规定各州的法律不可以违反国际条约,而西华德看到当时愈演愈烈的加州排华运动,已 经料想到未来必会有州政府想要排华,因此通过这一条规定,使中美两国政府都不能限制华人来往美国,间接为州政府戴上紧箍咒,不能自己制定限制华人赴美的法 案,不然就会因为违反国际条约而无效。

《蒲安臣条约》成功守住华人政策的最后防线,一方面让美国政府背负着国际公约的压力,不能任意限制华人来往美国,另一方面也让各州政府不敢随意制定排华的 法律。排华势力曾运作国会通过“十五旅客法案”,严格限制华人移民的人数,要求每艘客船不得载运超过十五名华人乘客,最后被海斯总统以违反《蒲安臣条约》 加以否决。

政治勇气有时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因为做对的事并不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支持。海斯总统否决国会的“十五旅客法案”,引起加州排华群众的极度不满。为了表示抗 议,加州召开全州会议,直接用公民投票表决排华政策,结果赞成票有十五万四千六百三十八票,大胜反对的八百八十三票。悬殊的结果给了海斯总统和共和党一记 当头棒喝,共和党议员警告再不修改《蒲安臣条约》,下次大选共和党必会失去西部的支持,海斯总统只得派出密西根大学校长安吉利,带领代表团赴中国谈判。

中国的总理衙门派出宝鋆和李鸿藻应战,并对美国代表团提出相当犀利的攻击,认为美国想修约限制华人赴美,根本就是背信弃义,不需要华工的时候就弃之如敝 屣,违反了《蒲安臣条约》的精神:“往昔贵国需要劳工时,唯恐华人之不去;今则因工资竞争之故,排斥犹恐不及。要知限制华人赴美之办法,不仅与贵国宪法相 违,且与中美两国条约之规定不合。”

美方代表也不甘示弱,软硬兼施,一方面恐吓中国,若不按照美国意思,美方仍然可以自己单方禁止华人入境,另一方面则假意退让妥协,美国在修约草案中提出美 国可以调整、限制、暂停或禁止华工赴美。中国代表认为“禁止”的手段太过强烈,要求删除“禁止”的字眼,殊不知“禁止”一词只是诱饵,美方真正要的是限制 和暂停,因为不断延长的暂定或严格至极的限制,都能达到禁止的目的。而衰弱的清政府此刻面对外国政府的外交压力时,几乎无任何招架之力。1880年双方代表同意签字,《安吉利条约》正式打破《蒲安臣条约》的防线,让美国政府获得排华的法源和正当性。

接下来的事,对排华政客而言,似乎已经别无阻碍了。18824月,国会通过“暂停”华人入境十年的法案,5月由海斯总统批准生效,这就是著名的“排华法案”。这个法案先禁止十年内华工进入美国,后来再延长十年,1904年再宣布无限期延长,一直到1943年才加以废除,整整“暂停”了六十年。

排华法案还禁止华人取得美国的公民资格,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明确指定某个种族不得入籍的法案,对所有华人来说,都是极具污辱的种族歧视产物。美国著名的 外交史学家汤姆斯·贝利回顾这段历史,曾讽刺地形容:“美国传教士真难向华人解释,为何华人可以进入白人的天国,却不能进入白人的美国?”通 过排华法案时,有许多坚持平等对待华人的共和党议员,对共和党丧失理念的行为感到厌恶。他们尤其无法理解,共和党为了实现人人平等的立国精神,好不容易才 在林肯总统的领导下打赢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却为了政治现实轻易地放弃自己的坚持。共和党参议员乔治·霍尔痛心地说:“我谴责这个法案,不仅因为它违反了 美利坚共和国一个古老的政策,不仅因为它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而是因为它背离了我所在的党所坚持的政治原则。”

排华法案通过后,国会中排华势力继续推动相关法案的立法,希望最后能达成完全禁绝华人的目标。1892年 又碰到了美国总统大选,华人议题再度成为政治筹码,加州众议员汤姆斯·基瑞提案禁止华人进入美国,并增加了合法驱逐在美华人的条款,并获得通过。“基瑞法 案”规定所有在美华人都必须在一年内向税捐处的官员申请居留证,不然就得被强制驱离,但由于华人散居各地,甚至在深山、矿区工作,许多人来不及申请居留证 就遭到逮捕。

原本排华法案针对的对象是“华工”,而不是所有的“华人”,但1893年 通过的麦克礼修正案,却又进一步扩大“华工”的定义,让所有被雇用于采矿、捕鱼、洗衣的华人都被视为应该禁止的“华工”。只有拥有固定店面,并且完全不从 事任何劳动的“华商”或学生,才可以凭中国政府核发的执照进入美国经商或旅游。政客们努力地玩弄文字游戏,从字里行间逐步压缩华人生存的空间,不达目的绝 不罢手。

当美国国会已经被排华政客控制,美国的司法系统竟也加入了这股排华风潮,罔顾美国宪法当中强调平等和人权的立国精神。美国最高法院在1893年正式承认排华法案的正当性,判决中指出:“华人从来没有被承认为这个国家的公民……若为了符合公共利益的需要,国会有权将他们从这个国家驱离或遣返。”这个判决一公布,马上引起华人社群的恐慌,因为这代表连已经合法取得美国公民的华人,这些人的公民身份也“从来没有获得承认”,一瞬间让所有华人的美国梦碎,还必须时时担心受怕,是否一踏出这个国度,便再也无法回来。

 

“黄祸”理论的恐惧心理 

为什么美国容许其他欧洲国家成千上万的移民进入美国,却偏偏挑出华人来开刀呢?又为什么华人会成为美国历史上唯一被点名不能取得美国国籍的种族?大多数人 认为是因为华人大量涌入美国后,提供低廉的劳动力,冲击了各地的就业市场,并和本地劳工产生竞争和冲突,最后激发了排华的浪潮,为了保护美国劳工,政客不 得不实行遏止华人的种种措施。但这种说法却似乎留下了更多的问号。

首先,如果经济问题真的这么重要,为什么一开始国会对于加州种种要求排华的措施不闻不问,而若真的只是为了阻止华工的低价竞争,只需要禁止华工入境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硬性规定所有华人都不能入美国籍?由此可见,排华的情绪背后有超过经济因素的考虑。1876年美国国会针对华人问题的调查结论,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报告说:“华人不求进步,习惯恶劣,道德水平远较欧洲人为低,永远不可能与白人同化。”12这份调查报告后来时常被后续的法案引用作为歧视华人的依据,虽然充满偏见,却反应了白人根本上认为华人是一种低劣种族的心态。美国学者鲍尔(R. W. Paul)在著作《加州中国问题根源》中更明白地点出:“美国人反对华工是一件自然而且不可避免的事,因为美国人对中国人有一种特别敌视的情绪。”

除了种族的优越感,中美文化的差异,进一步深化了白人的偏见,华人讲究传统,注重礼俗,即使在美国居住多年,仍然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衣食习惯、语言文 字,以及落叶归根的观念,让白人觉得华人永远无法融入美国人的社会和文化,再加上许多媒体的误导,华人的形象便紧紧和鸦片、赌博、妓女、帮会、械斗等负面 因子连结起来。美国人进一步认为华人对美国非但毫不关心,甚至是给美国社会中带来危险和道德败坏的成分,应该予以排除。

歧视的背后代表许多含意,包括对文化的误解,以及过分的自傲或自卑,但有一层意义是白人不愿承认的,就是由无知所衍生出来的畏惧。19世 纪末有排华人士提出“黄祸论”,这种理论认为开放华人移民政策背后,有着中国深谋远虑的阴谋,未来华人将排山倒海地涌入,最后在美国社会取得主导权。在国 会讨论是否应赋予华人公民权时,赞同“黄祸论”的议员提出“百万华人选民”的论点,他们认为若允许华人获得美国国籍,并取得投票权,会造成美国民主政治破 坏性的影响,不仅加州政治马上会被居住的十万华人给控制,更严重的是中国拥有四亿的人口,随时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把一百万华人送来北美大陆,到时的移民浪 潮将难以阻挡,而当华人成为美国人口的主流民族,带来的只有动乱、摩擦和冲突。1876年 的美国总统选举后,《纽约时报》忽然出现一篇耸动的报道,标题是“一场政治地震在加州已经发生”,报道内容纪录了某位取得美国公民权的华人在加州投下了第 一张选票,《纽约时报》对当时的情景进行详细的描述:“这个事件发生于旧金山第四选区的某个投票所,某位匿名的华人走入投票室,他面带微笑,神情温和。依 照程序出示他的选票交给监票员,态度慢条斯理,但十分坚决。监票员是查尔斯,查尔斯看到华人时的震惊和愤怒使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希望附近的地痞流氓可以 赶快来把这个华人拉走,但一时找不着,只好自己应付,查尔斯怒气冲冲地对华人说‘我要彻查你的投票资格’,华人礼貌性地摘下帽子,耐心地回答所有问题,然 后像白人一样做了宣誓。在这一刻,令人自豪的盎格鲁—萨克逊文明,竟被这一个小眼睛的蒙古种在举手投足间给摧毁了。他折起选票,放进投票箱,一切都完了, 木已成舟,一名华人竟然投了票。”

《纽约时报》在选举前就已经通过社论,危言耸听地警告一个华人选民集团正在形成,准备摧毁美国的民主制度,1875年 的一篇报道写着:“我们已经让两个华人归化了,应该让那些反对苦力的团体得到警讯,有一天将会有两三百万的华人出现在我们之中……如果他们被允许继续扩 散,中国将释放出足够的人,消灭我们引以为傲的任何影响,并在我们这个可怜的共和国废墟上,建立起一个鞑靼蒙古帝国。”对于投下第一张选票的华人,《纽约 时报》表现出了极度的失望和恐惧,甚至在上述同一天的评论中,公然煽动对华人进行报复,社论中呼吁美国民众:“我们期待社会舆论会做出激烈和愤怒的反应, 而且也应该放手让暴徒们攻击唐人街。”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爱,也没有绝对的恨,在美国绵延数十年的排华运动中,有着错综复杂的因子,千丝万缕的情绪,盘根错节,相互激荡,令后人不知该讪笑人们的愚昧,或是感叹人心的难解,更加分不清因误解而产生的悲剧,究竟是历史的偶然,抑或是人性的必然。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