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故》的博客

温故而知新

 
 
 

日志

 
 
关于我

《温故》杂志网易官博

《温故》是历史文化读物。它以今天的视角来追怀与审视过去,并为当下的生存与未来的发展提供一种参照。这就是所谓的“温故而知新”。本书大体上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1)对人类以往生存状态的追怀,(2)对历史的审视与反思,(3)对历史文化遗迹与遗留文本的重温。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韩寒的“另类”与“被消费”  

2010-05-10 17:2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的“另类”与“被消费”

 

     看张鸣博客,看到其写于凌晨的《一点澄清》。大致是说媒体太想证实他的另类,给他按了一段“我是教授,也是流氓,我是流氓教授我怕谁。”的“名言”。他澄清那是07年和院长“打仗”时在他博客上的匿名跟帖,属于给他扣的屎盆子,这个屎盆子又屡次出现在他的博客跟帖中,变成了典型的五毛帖。

接着,张鸣谈到“另类”的话题,“其实,作为一个人,我一点都不另类。我只是做了一个正常人该做的,说实话,办实事而已。之所以被人视为另类,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出了毛病。”

这话同样可以用来形容韩寒的“另类”。在一个缺乏或禁止常识的年代,有时那么点真话,却也显得尤其可贵。抛开韩寒的才华不论,其实说的也是一些常识,当看到他被寄予太多时,却又觉得一丝悲哀。

作为“公众人物”的韩寒,有时也不得不面临“被消费”的境遇,比如一些媒体采访有些影响力的人,总会问及如何看待80后、如何看待韩寒,报道时自然有了料,可以吸引眼球或者增加点击率。我多次听到或者看到将80后和韩寒绑在一起的提问,这是一个挺傻逼的问题,虽然我个人也欣赏韩寒。

以下内容选自428日单向街张鸣《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沙龙(嘉宾陈丹青、梁文道、吴思),发上这内容,希望不会造成这样一种感觉:张鸣陈丹青梁文道吴思,不会是在借韩寒吸引眼球吧?当然,我发上这内容,事实上也构成了消费韩寒,但还是希望能从中读出一些东西。

顺便说一段“八卦”:在当天活动现场有一个76岁的教历史的老先生,至情至性,敢于反思自己的人生,对后辈的爱护令人动容,“陈先生是韩寒的朋友,我希望你爱护他,我希望你像过去北大校长一样,当这个孩子出了事的时候,你能豁出来去救他。”

 

 

吴思:韩寒的时评抓住了当代最核心的问题

 

读者:今天能够见到四位老师,让我有幸抢到这个话筒。我想问几个比较白痴的问题,首先请每位老师评价一下在座的其他三位老师,这是我比较关心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跟80后不沾边的问题,我特别想做一个好青年,我看新闻报道以及一些节目,陈丹青老师和梁文道老师都比较欣赏韩寒,像韩寒这代的80后在你们眼里算不算好青年,如果我想成为好青年的话,四位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四位点评一下现在的80后。

 

吴思:我回答一个问题。刚才你说了他们都喜欢韩寒,我也喜欢韩寒,我觉得韩寒的文章写的很好,当然我没看过他的小说,我只看过他的时评。我觉得他的时评抓住了当代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权力不受制约。这是中国历史的核心问题,也是当代尚未解决的核心问题。找到了这个核心问题纠住了不放,而且很勇敢地争取更好的结果,我觉得这个小伙子真有出息。既有胆又有实,我对他很有好感。小说写的好还是不好,我没有看过,我无法评论。但是这种见识和这种勇气,以及对现实问题把握的深度,我觉得比他的年龄成熟的多、高明的多。如果一个年轻人想在社会科学或者人文科学里有出息,我觉得就应该把握最重要的问题,韩寒就显示出了这种才干。如果你是做自然科学的,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的,那么你成才或者成功与否跟那个没关系,你用不着去学习他。如果你要是准备在官场上发展,你要学习他的时候会吃大亏。

 

 

张鸣:韩寒没有我们这代人的恐惧感

 

    张鸣:的确我很喜欢韩寒,我写过两篇文章说韩寒的,一个是《韩寒的山寨》,还有一个是《韩寒影响力》。我觉得韩寒是代表80后的一个很好的形象。你们现在已经开始不讲究随大流,你们开始自己想问题,用自己眼睛看世界。而且你们喜欢做自己的事情,没有那么多顾虑。最好的一点,我觉得韩寒没有我们这代人的恐惧感,我们这代人有很多很深的恐惧,我们经过太多的政治运动,经过太多的政治打压,那种恐惧整个人就是害怕的,但是在他的身上我们看不到。我觉得像你们这代年轻人就是应该这样活,你不可能复制韩寒,但是至少你可以有自己的见解,你敢说话,你不要害怕这个东西。不要怕三怕四的。不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写这样的时评,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把它做好。

   

 

陈丹青:韩寒的所有文章后面都有一句话

 

陈丹青:我每次跟年轻人见面,总会有人问我应该怎么做。你们从小到大是考试的一代,永远被要求被指定该怎么做,永远是被动的,所以你们很少有主动的人格。

我只能用别的方式回答你。艾未未,诸位都知道。蔡国强,诸位也知道。蔡国强58日将会在上海有个活动,他的新书《我是这样想的》,广西师范大学出版,我写了序,我在序里强调一点:他不属于中国美术界,他没有在中国重要的大学念过书。他的成长基本上在福建乡下,或者在国外。

艾未未也是这样,他没在中国的主流城市长大,而是在新疆。他没在北京上过初中和高中,他在电影学院待了一年就到美国去。

韩寒也是这样,他高中就辍学了。

今天特立独行,敢做敢说的人,我暂时举这三个例。他们三个人作风非常不同,但你能想象这三个人在中国完整的读完大学、读完研究生、读完博士生,然后在中国的一个单位里呆着,开会,发言,分房子……还会是这三个人吗?

我只能这样回答你。当然,世界范围教育史都有这个问题,就是:院墙里的花草?还有野生的?它永远是一个话题。很多天才出在院墙里,更大的天才,野生的。今天中国的教育问题特别尖锐,中国大学从来没有这么发达,也从来没有这么糟糕。这么糟糕的一种教育,控制所有人,有史以来没有过。这是教育史上最羞耻的20年,而且还会羞耻下去。

我不能劝你离开大学。但我举这三个例子给你。蔡国强全世界闹艺术,但他不会电脑,拒绝讲英语。你们能想象吗?现在全世界最成功的中国艺术家,可以说,一个艾未未,一个蔡国强,都是不上学的人。

我举了非常极端的例子,你也不可能是艾未未、蔡国强,但是你提了这个问题,我就这样回答你。

 

(以下为陈丹青对另一个问题的回答)

陈丹青:大家为什么喜欢韩寒,因为韩寒的所有文章后面都有一句话:别骗我,别来这一套,我不信你,别跟我玩儿这一招!这是韩寒所有言说背后最要紧的信号。韩寒今年二十七岁,我在二十七岁时,我对国家问题,对社会问题,我的理解和观点绝对到不了他这个程度。你们同意不同意?绝对到不了。我二十三四岁时画得很好,但是我的知识,尤其是对知识的判断,对社会的判断,远远不如80后,你不要看我今天胡说八道,当初完全没有这个水准,我诚实告诉你们。这就是为什么我愿意跟大学生来往,我想听到你们怎样想。刚才这位青年的见解很成熟,我在他这个年龄,问不出这样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71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